当前位置:海岛(礁)测绘技术国家测绘地理信息资讯金通灵两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 南通国资携60亿巨资入主纾困
金通灵两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 南通国资携60亿巨资入主纾困
2022-11-07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见习记者李顺

陷入资金紧张的金通灵(300091.SZ)引来国资驰援。

6月5日,金通灵公告称,南通产控以3.75亿元受让公司控股股东季伟、季维东持有的上市公司840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83%。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南通产控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南通市国资委将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南通产控此次入主将对上市公司进行融资帮助及资金支持累计不低于60亿元。

这将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金通灵及控股股东同时陷入资金危机。

金通灵控股股东季伟、季维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尽数质押,而且,公司由于近三年签订超100亿元的订单合同,也资金紧张,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续为负,2017年、2018年分别为-2.77亿元、-3555.33万元。

国资南通产控携60亿入主

6月5日,金通灵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季伟、季维东与南通产控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

南通产控以3.75亿元受让季伟、季维东持有的上市公司 8405万股股份,占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83%,同时,南通产控还获得季伟、季维东合计持有的2.81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南通产控合计控制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29.69%,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南通市国资委将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同时南通产控还带来巨额“聘礼”,南通产控承诺2019年第一季度向上市公司提供6亿元人民币资金借款、授信或担保,在2019年至2023年之间对上市公司进行融资帮助及资金支持累计不低于60亿元,其中包括银行贷款、政府补助奖励、机构资金等。

其实早在去年11月底公司就公告准备将控股权转让给陕西国资企业,不过半个月后就终止了前述相关协议,同时又转嫁南通国资。国资频繁相中金通灵,主要是为纾解上市公司以及季伟、季维东资金流动性困难,预防季伟、季维东资金风险传导至上市公司。

目前,季伟、季维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尽数质押,公司公告中也称如未能按照《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解除质押,则该股份协议转让存在无法完成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南通产控承诺将代为履行季伟、季维东已作出的增持计划,即在2019年12月31日前增持800万元-1亿元。而且若上市公司于2019年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再融资,南通产控和其关联方认购的金额不低于8亿元。

三年签超100亿订单致资金紧张

资料显示,金通灵专注于大型工业鼓风机、压缩机等流体机械领域,依托小型发电岛成套技术开拓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等业务,公司于2010年创业板上市。

公司近三年大肆扩张业务,累计签订订单超过100亿元。

2016年,金通灵签订两份节能环保工程类EPC订单,金额合计6.95亿元,2017年,金通灵新增5份EPC订单,合计金额高达51.87亿元,期末在手订单合计7份,未确认收入金额50.41亿元,2018年再新增4份EPC合同,合计金额8.49亿元,期末在手订单累计10份,未确认收入49.58亿元。

此外,金通灵还在2016年签订了一份投资金额7.1亿元的节能环保特许经营类EMC订单,然而截至2018年底,该订单仍被归属于“尚未执行订单”,2018年期末还有4个处于运营期订单,运营收入合计1901.85万元。根据年报,金通灵在2018年还签订了5个重大合同,累计金额44.57亿元,但截至期末均未签订正式协议。

而这些大量的业务前期需要投入巨额金额,近三年公司的融资速度也加快。

2016年公司以13.19 元/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人民币4.37亿元,除用于项目外剩余1.3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2017年公司又发行股份作价7.85亿元购买上海运能 100%的股权,同时公司配套募资2亿元的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本次重组中介机构相关费用和用于实施能源设备制造项目。

加上公司首发融资的5.92亿元,公司共实际募得资金12.29亿元。而且公司间接融资金额也很大,截止去年底,短期借款10.63亿元,长期借款1.56亿元,合计12.19亿元,占期末公司总资产的20.53%。

但即使大量融资似乎也远远满足不了公司的需求,公司已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2017-2018年金通灵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77亿元、-3555.33万元,这或许是国资纾困的重要原因。

经营业绩方面,2018年,金通灵实现营业收入19.45亿元,同比增长32.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38.8万元,同比下降21.23%。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83亿元,同比增长51.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68.06万元,同比增长26.03%。